?? 平特肖心水论论 高手
2016深化改革財稅先行 多塊“硬骨頭”全面開啃
時間:2020-12-17

  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突破口”和“先行軍”,財稅體制改革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尤其在作為“十三五”開局之年的2016年,財稅體制改革這一“重頭戲”如何破題備受關注。

  3月7日上午,財政部部長樓繼偉、部長助理許宏才出席記者會,就“財政工作和財稅改革”這一主題回答了國內外媒體的提問,內容涉及了財稅改革、個稅改革、銀行不良貸款率等熱點話題。

  財稅改革推進:2015沒有完全達到預期

  2014年7月,中共中央審議通過了《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強調新一輪財稅體制改革的目標是2016年基本完成重點工作和任務,2020年基本建立現代財政制度。《方案》落地已經一年多,外界對于“財稅改革低于預期”的聲音四起,全國政協委員、財稅專家賈康等也曾公開表示,財稅改革時間表面臨較大考驗,6大稅種改革進展緩慢,比如營改增進展低于預期,房地產稅推進難度加大等。

  對此,樓繼偉在發布會上進行了回應,他表示:“十八屆三中全會專門用了一章講財稅改革,確實我們非常努力,但有些沒有達到,或者說比三中全會要求的進度適當地慢了一點。總的來說,我們是達到進度的。”

  那么到底是哪些方面沒有達到預期呢?樓繼偉認為:“主要是稅制改革。至于中央和地方事權和支出責任的改革,原則上說,應當在稅制改革基本完成后再做。”

  “硬骨頭”開啃營改增今年必須完成

  對于稅制改革進度沒有達到預期的原因,樓繼偉解釋稱:“主要是在轉換過程中大家的觀念還需要轉變,而且全面深化改革也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舊的思想觀念、利益藩籬成為干擾改革實施的阻礙。”

  盡管改革的推進困難重重,但樓繼偉認為:“改革需要頂層設計之下堅決的推進,要啃硬骨頭。同時也要增強各方面的協調,處理好各方面的矛盾。”

  那么這塊硬骨頭到底該怎樣“啃”? 樓繼偉在回答記者提問時首先提到了“營改增”,并表示今年“一定要完成”。據了解,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全面實施營改增,從5月1日起,將試點范圍擴大到建筑業、房地產業、金融業、生活服務業,并將所有企業新增不動產所含增值稅納入抵扣范圍,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而在去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對于營改增的描述,只用了“力爭完成”四個字。

  此前有市場人士預計,若建筑、房地產、金融、生物服務四大行業納入“營改增”,并與此前的減稅力度保持一致,則以此測算減稅規模或接近4000億,由此得出2016年“營改增”減稅總規模接近6000億。

  不過,樓繼偉也坦承,財稅改革是一個很大的系統工程,而且是一個頂層設計、各方面配合、協同推進的一個過程,也是漸進的過程。有的國家二百多年的歷史,逐步把中央與地方事權和支出責任逐漸合理化,這些問題上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個稅5年后面臨再改革 非簡單提高起征點

  相對于其他稅種改革項目,個人所得稅作為調節社會財富分配、縮小個人收入差距的“穩定器”,始終受到人們的高度關注。

  據了解,我國個稅起征點從2011年上調后就沒有發生變化,面對記者“要不要再提高起征點”的提問,樓繼偉直言:“簡單地提高起征點是不公平的。”樓繼偉舉例說道:“一個人的工資五千塊錢可以過日子過得不錯,如果還要養孩子,甚至還要有一個需要贍養的老人,就非常拮據,所以統一減除標準本身就不公平,在工薪所得項下持續提高減除標準不是改革方向。”

  在此背景下,樓繼偉透露,三中全會提出逐步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去年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等有關部門也一起研究了個稅改革涉及的重點難點問題,形成了一個改革方案。目前該方案已經提交了國務院,按全國人大立法規劃,今年草案會提交全國人大審議。在操作上,“今后將根據條件,分步實施,逐漸完善”,樓繼偉稱。

  回應不良貸款等熱點問題

  除了“財稅改革”,樓繼偉在記者會上還就目前政府的負債率等熱點進行了回應。樓繼偉表示,中國政府負債占GDP的比例為40%,在可比國家中較低,所以中國還有空間擴大政府負債率,中國需要更好地利用這些空間。

  而對于“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這一問題,樓繼偉稱,“政府可以幫助一些金融機構。”值得注意的是,樓繼偉表示,目前中國情況和08年金融危機時一些國家不一樣,中國并未進入不良貸款危機管理狀況,中國財政部和其他股東一樣擔憂同樣的問題。中國在削減產能時不會給國有銀行特殊對待。

  據上月銀監會報告顯示,中國四季度末不良貸款余額同比上升51%,至1.27萬億元人民幣,創2006年6月以來最高;不良貸款率從上年同期的1.25%攀升至1.67%。

*
平特肖心水论